奇异的小昕豆

漫威与DC肩并肩~
奇异博士的大爱豆,本尼和岑哥是大本命~
暗影猎人malec最甜!嗑死巫师小可爱!

【乙申】论这么可爱的师弟哪里找(ooc一发完)

注:写得差,文笔烂,请原谅,凑活看......(没车,字数大概四千多,接近五千)

最近是迷上了申公豹这个小可爱无法自拔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变痴汉了?!【淡定脸】

这是文,请路过的随口尝一下......

↓↓↓↓↓↓↓↓↓↓↓↓↓↓↓↓↓↓

 

 

天雷事件之后,村里人都视哪吒和敖丙两人为“神”,大家也已经不再对“魔丸”和“灵珠”这两个象征性的名字而评头论足了,村里也再无“妖怪”二字。太乙真人将哪吒敖丙两人的魂魄救下存入莲花之中,为助挡雷还耗费了自己八百年的修为,平日和李靖夫妇二人一同斩妖除魔也逐渐换来了村子更加太平的生活。

说到哪吒的那个师叔申公豹,他则被太乙真人,也就是他的师兄关在山河社稷图里“改过自新”。

说是改过自新,其实就是没事的时候得陪太乙真人喝酒唠嗑,被哪吒的混天绫绑在桃花树上哪里也去不了,就生怕放下他会直接扑上来抢笔逃走。

申公豹也是无奈,倒了八辈子霉遇上这么一个肥头大耳比猪还能吃能喝的师兄,上次自己被逼着喝了一杯酒,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一杯就醉,师兄还趁着他酒劲要看自己化成原型的样子,被迫无奈之下就变了个尾巴,还被师兄撸了几下,他还笑着说师弟的尾巴真的很可爱,让申公豹很生气,把师兄定义为了彻彻底底的变态。

这天,太乙真人将出图的笔放到了莲花里,反正只有他自己能够打开,而且里面还有哪吒和敖丙负责看管,他便将混天绫松开,放申公豹下来舒展一下筋骨,可别说,这师兄还想得蛮周到的,知道猫科动物总是耐不住性子,容易发火。

申公豹被放下来后也并没有想逃跑的意思,只是用命令的口气对师兄说了一句“别,别跟过来!”便往另一座山跑,他知道自己在图里是出不去的,但是只要能远离那个讨厌的师兄,去哪都行。

他到了一片林子里,中间还有潺潺小溪,旁边的小木屋里没有人,但是水轮还在不停地转动,很是惬意之感。他终于忍不住了,化为了原型,一只黄色偏橘色的豹子,带着棕黑色的条纹,尾巴毛茸茸的,长长地摆来摆去,脸上的两撮胡子变成长长的胡须,额头上的两个灰蓝色的小眉点也是格外显眼,要是在常人看来,这可是一只非常漂亮的豹子。

至少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议论他的模样,没有人会叫他怪物或野兽,甚至是那没修炼完全的妖怪。不过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以前在天上跟随原始天尊一同修行时,被前辈们嘲笑,都是太乙师兄替自己解围说话,他总是夸自己口诀学得很认真,尽管自己是个结巴,总是比别人学得慢,但貌似太乙师兄总是在对自己笑,对自己好......

他趴在木屋旁的草地上不去想这些了,耳朵旁还能听到溪水的哗哗声,轻轻流水拍打在附着青苔的石头上,变成了清脆的音符,树上鸟儿的歌唱起起伏伏,美妙的旋律变成了宁静的安眠曲催促着申公豹睡着了,他好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好好睡一觉了,久到连自己都忘记那是什么感觉了......

“嘿!死胖子!申公公呢?!你难道把他放了!”哪吒的灵体出了莲花,看了看周围,发现申公豹不见了。

“诶!哪吒,跟你说了辣么多遍了,对我要说敬语,叫师父撒!还有,我师弟是申公豹,不是申公公嘛。我只是放他舒展一下,你晃心,他还在图里呢~”太乙真人用那浓浓的口音回复着哪吒,手中还拿着一壶新开的酒准备往嘴里灌。

只听“啪!”的一声,哪吒控制着火箭枪将太乙真人手中的酒罐子打碎了,“大早上的喝什么酒!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喝完就倒头大睡,我们两个现在只有灵体,要是他突然趁你睡觉的时候开莲花拿了笔逃走怎么办!”哪吒倒是想得挺多,一旁的敖丙也出来了,拉着想上去揍太乙真人的哪吒,虽然就凭现在这样是碰不到他的,但是敖丙还是阻止了他,“哪吒,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师父呢,虽然他老是喝酒是不太好,不过他对你还是挺好的呀!”听到敖丙的劝说,哪吒的气当时就消了一大半,“哼!小爷我不管了,那豹子要是逃走了,就说是这胖子害的!走,敖丙,咱们回莲花里踢毽子去!”敖丙尴尬地笑了笑,朝太乙真人鞠了个小躬,然后也随哪吒回到了莲花里。

太乙真人低头看着地上破碎还一口都没喝的酒有些心疼,然后拿着那支笔画了一朵云飞到了师弟的那个林子,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可爱师弟的那个所谓的“命令”,笑嘻嘻地走进林子。

只见一只漂亮的花豹子正安静地趴在草地上睡觉,毛皮的颜色和周围绿油油的环境造成巨大的反差,使他一下子就被发现了。太乙真人知道他就是申公豹,小心地踮起脚走到他身边,生怕吵醒师弟,内心还感叹着自己的师弟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能安静一点,看着活脱脱就是只大猫,真的可爱极了。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师弟原型的时候,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他,是天尊带他来的,他还是一只豹子,惹得其他师兄交头接耳,自己倒是觉得这新来的师弟还蛮有意思,模样怪可爱的。自己当时练习口诀也有半年了,会几个变身术,还打算去教教这个小师弟,也想着能在其他师兄面前长长威风的,没想到他倒是摇摇尾巴,自己单独在房间里苦练了好久才出来。直到他能大概地化个人形,拖着一对耳朵和尾巴,躲在天尊后面与他们师兄前辈一起练功时,他才发觉这师弟其实是个结巴,这不免遭到了许多嘲笑,他还替着帮忙说话,就凭着太乙真人这贼乐观的性格,在天尊手下的人际关系还搞得挺融洽的,但小师弟则不然,依旧单独一个人,被师兄们冷落嘲笑,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见谁在议论师弟,自己就和谁翻脸。

到最后花了十几年的功夫,师弟终于把那对耳朵和尾巴修炼掉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已经算快的了,直到现在他都没化过原型,但是太乙真人倒觉得可惜,尾巴毛茸茸的多惹人爱啊,可是申公豹自己并不这么想,其他师兄也是,没人会喜欢一个闯入天界的“妖怪”,除了太乙真人以外......

现在再次看到化为原型的师弟,太乙真人很是开心,不仅仅是发自内心的,脸上的肉笑得都‘堆’起来了。

他想偷偷摸一摸师弟背上的毛,他记得自己以前摸过一次,但是对方的回应是狠狠地一计爪子,不过他还是记不住教训,打算再摸一次。

这次,他居然成功了!师弟没有醒来,睡得很熟。他轻轻撸了两下,毛真的很松软,滑滑的很舒服,随着手的摆动,申公豹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估计是很享受的样子。应该说,这是太乙真人见到师弟最可爱的样子了。

清风吹过,树上的叶子飘落,掉在了申公豹的鼻子上,他本能地抖了抖鼻子,迷迷糊糊醒了,太乙真人立马缩回了手,他知道师弟醒了如果发现自己在摸他,一定又会发飙的。

申公豹将两只前爪放在前面向后伸了一个懒腰,带刺的舌头露了出来,粉嫩嫩的。他转过头,发现了正冲着自己笑的师兄,立马像猫看见黄瓜一样跳了起来与他拉开了距离,炸毛的样子很是萌态,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立刻变回了人形,脸有些红得将头瞥向一边不看师兄。

“你,你怎么又跟,跟着我了!不......不是说过了嘛,不许,许跟过来的!”太乙真人看出来了,原来自己的师弟还有点“起床气”。

“嘿嘿,师弟,咱们都在一起(修炼)辣么长时间了,不用这么计较嘛~”太乙真人倒也习惯了师弟的语速,总是耐心听他说完,自己的内心不断地回想着刚刚师弟炸毛的样子,真希望自己能多摸一会儿。

“好......好......”申公豹额头上的两个小眉点已经生气地皱了起来。

“好你个死胖子?”太乙真人猜测着师弟会说的话。

“好......好......”

“好你个臭不要脸?”

“好...好讨厌啊......你!”

让太乙真人意外的是,自己的师弟今天居然骂的没平时狠了,语气也缓和了好多,该不会真的睡好觉就变温柔了吧?!环境改造人啊......不,是改造豹!

不过真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就是申公豹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还在陆地上,是一只没有什么思想的豹子,心里所知道的就是不断捕猎觅食,好好地在这个食物链里当个霸主。

  • 他为了捕一只兔子误闯了靠近人类的区域而落入了猎人设下的陷阱,那也本来是为了抓偷吃村民粮食的小浣熊们准备的,结果自己误打误撞被抓住了。

他的爪子被缠在网里吊在了树上,他拼命地挣扎,可是却误触了绳子的机关,上面挂满了铃铛一路通向人类的村庄,人类估计一听到铃声就会过来一探究竟。

申公豹很紧张,认为自己的一生估计马上就要结束了,人类如果看到他,一定会被当成一大祸害杀掉,怎么可能逃得过这一死呢?他后悔自己的天性让自己盲目愚钝,害自己到如此地步,他放弃了挣扎......

过了好一会儿,附近的树丛有了动静,申公豹眯起眼睛,有些警惕地盯着传出声音的树丛,接着,树丛动了几下,声音离自己也越来越近。

突然,一只巨大的猪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只猪仅仅只是看了看他,并没有像普通的动物一样被吓跑,只是很淡定地往旁边走,仔细一看,它的身后还拖着一个人类胖子,他穿着蓝白色露出胸脯和肚子的袍子,额头有两撇很长的眉毛,鼻子和下巴上都有小撇的胡子,头上还有一个金色像莲花一样的小帽子,棕色的“灯笼裤”上绑着黄色腰带,随着晃动能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相互碰撞发出的微小的声音,他手里抱着一个大葫芦,里面还有些酒往外溢,满身的酒气,估计是喝醉之后睡着了。

那只猪托着他到申公豹被吊着的树旁边坐下,然后拿耳朵拽起地上的一根草捣弄了几下鼻子,随后它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飞出的鼻涕沫突然化为一团白灰色烟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和这个人类衣着相似的人,他大声喊了一句“太乙师弟!天尊的修炼时间别迟到啦!!!”这下子,这个胖子醒了,好像发觉自己又喝醉了,有些着急地冲着这头猪喊道:“诶呀,我又睡着了啊!跟你说过要阻止我喝酒的撒!迟到了都怪李(你)啊!”猪一脸无奈的表情,貌似是劝过了,但是对方根本没当回事儿。它驮着这个叫“太乙”的直接飞了起来,他随手将手上空了的葫芦向后一扔,刚好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固定捕兽网的装置上,申公豹被幸运地放了下来,抬头一看,那个奇怪的人类已经骑着猪飞走了。

他知道对方没有看到自己,但是这个随意的动作却救了自己的命,他很是感激,从那次经历之后,他慢慢有了思想,有了像成为人类的想法,等找到这个救了自己的人,就一定要向他报恩......

但是,时间过得太久了,导致申公豹忘记了自己想修炼成人的初衷是什么了,他越来越贪心,居然为了争夺十二金仙的地位和自己的师兄,而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视仇到现在,还偷换灵珠和魔丸差点搞得天下大乱,这个梦让他醒悟过来......

“师弟,你怎么啦?”太乙真人看着师弟低着头,不知道他脸上的表情。

“师,师兄,我.....我想,想通了......”申公豹抬起头,脸上依旧有些红晕,貌似在纠结着说出的话。

“想通什么了?”太乙真人走进了一些,才看到师弟羞涩又犹豫的脸。

“对于之...之前的事情,我......我,我很抱歉......就是......”太乙真人知道,只要申公豹认真或紧张害羞的某些场合下,说话会更慢,但他这才能知道自己的师弟在承认错误。

太乙真人走上前,还稍微掂了下脚,伸手摸了摸申公豹的头,“乖!师兄不觉得你错在哪里了,不过还是原谅你撒!”红扑扑的脸笑着嘟起了胖胖的嘴,他这才发觉,其实自己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喜欢上自己的师弟了。

他很想亲自己的师弟,很早就想,但是他知道师弟不可能会喜欢自己,这么可爱的师弟,光是看看就令太乙真人满足了,神仙不会死,只要他把师弟守护好,能看着师弟,陪着师弟一起修得正道,这一切就足够了......

申公豹的心再一次被眼前的人所攻破,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其实在太乙真人无意救了自己的那一刻起,这颗心就已经属于他了。

两个人都互看着对方,申公豹实在忍不住了,拉起师兄的袍领,自己也半蹲了一下,直接亲了上去,这个吻很短暂,亲完之后,申公豹捂着嘴,脸已经红得发烫了,转过头不去看太乙真人惊讶地愣在那里。

当太乙真人回过神的时候,他内心突然万分地激动,感叹师弟的嘴唇很软,‘笨拙’的吻技更加地可爱。

“师...师弟!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我......嗯......”申公豹转过头,发现师兄已经牵住了自己的手。

“我,我也喜欢李(你)啊!!”太乙真人直接抱了上去,将申公豹整个人拎了起来抱在肩上,“走!咱们去告诉徒儿们这个好消息撒!”

“欸!......等......等等啊!!......”没等申公豹反应过来,师兄已经等不及地骑上了云朵,激动地看着肩上的师弟。

两个人都笑了,一个害羞得可爱,一个笑得开怀......

一个吻很短暂,但是它却是二人的永恒;这个吻很突然,却很美好;这个吻看不出什么,却包含了很多......


《路人视角》(1)

蛮日常的一篇文,主角是以第一人称来讲述故事的,同标题一样,写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但是又很善良端正的路人们......嗯,就这样吧。(不是真实事例,别当真)

↓↓↓↓↓↓↓↓↓↓↓↓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路人甲,在大多数人看来,我就是最不起眼并且很容易被忽视的一种人,普通的大众脸,普通的工作,普通的打扮,普通的性格,普通的一切。

每天上班,我总是要提早好一些出门,工作的单位离家远,但是薪水还算理想,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便是乘坐地铁。

在乘坐地铁的同时,我喜欢观察车厢里的一切,观察着人们的各种变化。

上个月,经常在这个时间提着音响卖唱的小伙儿没有来,顿时这一天的车厢安静了不少。

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有时偶尔会去远的地方看望亲戚就会乘这坐地铁,那个时候,我攒钱买的手机被摔坏了,顿时花了我五百多块钱来修理,生活费也很紧凑,又不好意思和家里人说,让他们寄钱给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我只能早上啃馒头,晚上吃泡面,连音乐也听不了。

这个时候,前两节车厢里突然传来了当时比较流行的歌曲,而且声音清脆,并没有走调,而且响度也没有太吵,不影响周围的人。我抬头一看,当时他还是个小毛孩,拖着个挺重的小音箱,另一只手拿着话筒和钱罐子,费力地卖唱,满头是汗,周围的人大多不愿和他眼神交流,不愿多理睬他,有些人只是随意地丢了几毛钱给他,但他依然是满脸笑容,仿佛什么也得不到也是个很开心的事情,我看出来了,这小子还挺乐观的,让我想起现在自己的生活,好不容易被父母养大送进了大学,学费全是父母给自己没日没夜地干活而垫满的,自己怎么还好意思不努力呢?

小伙子的生活估计不如我,上不起学就在外面靠自己的努力赚钱养活自己,我顿时很是同情他的遭遇。

当他走到我的旁边时,我向他的罐子里放了一张一百块钱,我猜测对方可能不会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大红色”,所以我在这一百外面包了一张十块的。他看见了,连忙向我鞠了一躬道谢,然后笑了笑,唱得更加卖力起来,可能对他而言,在钱罐子里的最大数目只有这十块了吧......

回想到这里,我很怀念小伙的声音,他的歌声给我的生活谱写了新的旋律,指不定哪一天又能遇到他呢......

果不其然,这天,我去一个老同学家做客,他家远,要坐到终点站才能到,当时还是下午,是困意最强的时候,我心里很是后悔前一个晚上刷电视剧,没怎么好好睡觉,现在困得不行,但是生怕自己睡得坐过站,我拼命想睁开眼睛,可是无情的困意总是拉沉我的眼皮,就在快睡着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响起那熟悉的旋律,我猛然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去,正是两年没见到的小伙,他的打扮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一件普通的连帽衫和运动裤,下巴上蓄了一些小胡子,声音比以前更加成熟。

他看到了我,貌似是认出了我,将口袋里的小纸条递给了我,然后继续向前走着唱歌,这张小纸条貌似是很早就准备好交给我的,打开一看,上面是用很工整的笔迹写的一句“到站了请等我一下”,很简短,但是我知道他可能要和我说些什么,我便如纸条上写的在终点站等他。

他一路小跑过来,后面还拖着那个音箱,生怕我等他太久,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我给他买了瓶水。

“让你这么等我,还喝你一瓶水,真是不好意思啊。”他先开了口。

我摇摇头说没事,然后问他想和我说什么,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说:“当年我离家在地铁卖唱,没能赚什么钱,但是我妈告诉过我,做人要乐观,所以我总是带着她的话努力工作,当年我收到你的那张十块钱时,我还没怎么舍得花,放在口袋里,后来省吃俭用,在一个工地帮忙搬砖,送过快递外卖跑过腿,还因为几块钱爬好几层楼给人取东西,后来赚了钱,日子过得还算可以,现在被一个老板看上,在一家公司打工,也干得不错,现在唱歌也纯属是兴趣爱好和‘副业’啦......”说到这,他还笑了笑,“当时我就看着那张十块钱,心想着人生充满希望,失败了接着爬起来干。前年,我替老板出差,就没来地铁唱歌,那个时候在外地,看着其他和我一样没钱的朋友在街头流浪,我也很是感慨,我摸了摸衣服里面的口袋,发现了那张一直舍不得花的十块钱,才发现里面还包着一百块,这让我很感动,不过现在,我靠自己努力赚了钱,所以这一百块还给你,谢谢你给了我动力!”他和我聊了很多,我也很是佩服他,尽管环境不同,身份不同,不过我们不都是人吗?凡是有钱人也好,成功人士也好,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干出来的,我们都用汗水换来了现在还比较满意的小成就。我们交了心,一起吃了饭,现在从当年的陌生人变成了如今的好朋友,一切皆是缘分啊......

后来,他在微信里和我说他现在去了国外发展,还不错,认识了些朋友,还经常寄些特产给我,做到了我从没做到的事情,他还是很乐观,给我莫大的鼓励。

我的相册里依然保留着那个卖力歌唱的微笑男孩......


【铁奇异】哪只适合你?(4)

经历之前的兔子,蛇,以及莫名其妙的绿色毛球之后,我向王抱怨自己明明超喜欢猫,却一只猫都不介绍给我,令我有些失望,但王这次真的介绍了一只猫给我。

这只藏蓝色的缅甸猫名叫夏洛克·福尔摩斯,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立马就知道了,夏洛克不是那个著名的咨询侦探嘛!我觉得他肯定很聪明,聪明的猫必然讨人喜欢,可是聪明归聪明,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夏洛克还有那古怪的脾气令人难以应对......

  • 夏洛克同之前的其他动物一样变成人形,穿着藏蓝色风衣,黑色的卷发,蓝色深邃般难以捉摸的眼睛,他脖子上围着一条和风衣颜色相近的围巾,嘴里还咬着昨天刚从王那里带回家的小鱼干,包装纸却堆在桌子上到处都是,嘴里咬着的估计已经是这一袋的最后一条了。他听到我走进房间,猫耳朵抖了抖,貌似是觉察到了,但是他依然很淡定的窝在沙发上,头并没有转向旁边看我,而是手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尾巴左右摇摆了两下。

当我走到他的面前时,我竟发现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人形头骨,差点把我吓得后退,仔细一看却还有点眼熟......

夏洛克嚼完嘴里的小鱼干,看了看我,终于开口了:“头骨是你储藏室里翻出来的,因为有熟悉的味道......”

“欸?!熟悉的味道?什么......就这个头骨吗?”我有些疑惑的问。

“一个朋友。”他简短的回答了我的问题,“你有案子给我吗?”他又突然问我,让我一下子不知所措。

现在科技发达,时代也与夏洛克之前处在的时代不同了,治安变得好起来,也没有什么谋杀案和其他之类的冤假错案好让他去解答侦破了。从看过小说之后,我就知道夏洛克没有案子可能会“发疯”的,我不知道该拿什么去敷衍......不,是应对他了......

他一直看着我的眼睛,时不时观察我的表情,感觉我什么都不说,他都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猜想着他应该是在推理我了吧......

果不其然,他随后又开了口:“算了,没案子的话带我出去逛逛吧。”

之后,我还没说话,他就自说自话地将尾巴塞进风衣里,然后从衣服兜里掏出一顶灰棕色的侦探帽将猫耳朵遮了起来,就拉着我出了门。

一路上,他很淡定地问了我很多问题,例如:“既然这是新的科技时代,为什么天上没有书上写的那种飞行的车子?”“你们的警察也不过如此嘛,为什么他们这么休闲地吃甜甜圈,难道没有什么杀人之类的案件好调查吗?”......   

他还盯着海鲜店外挂着的一串串的鱼干看很久。路人看到他的打扮,觉得他很古怪,大热天的裹着风衣难道不热吗?回头率真的很高。

这时,夏洛克突然走到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士面前,然后看了她一眼后,对她说了些什么,女士突然哭了起来,夏洛克翻了个白眼,有些嫌弃地递了一张纸巾给女士,好像安慰了几句,随后女士推着婴儿车离开了。

我走过去询问他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倒是开始有些高兴了,估计是期待我会这么问。

他说:“那个女士刚刚想抛弃自己的孩子。”

我倒是有些惊讶,“欸?!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说,虽然你是伟大的侦探福尔摩斯,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想听听本人亲自推理。

“很简单。首先我看到这个女士在一家快餐店门口停下来,她不断地看向橱窗里面人们大口吃着汉堡的场景,有好几次做出吞咽的动作,我猜测她应该是饿了,并且很想吃饭,可是她迟迟没有进去,看着这身朴素的衣服和已经磨损沾满泥巴的鞋子,我估计她应该在干一些需要跑腿的活儿,而且赚的钱连吃顿便宜的快餐也需要考虑很久,可能经济条件和生活上正处于瓶颈。她好几次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脸上的表情十分犹豫和纠结,加上她的无名指上有道痕迹,形状说明她原来结了婚,但可能对方出轨或其他感情问题而产生了矛盾,于是离婚后,她可能把原来的结婚戒指当掉作为一小部分的生活费,又或者对方,也就是她原来的丈夫把它要走了。她现在可能没有能力再继续抚养这个孩子,她在这个监控死角的地方好几次松开了婴儿车的车把手,向后退几步好似要离开,但是又处于母亲的本能,她担心孩子,又走回来,十分犹豫的样子......”夏洛克的语速很快,我差一点没跟上他的思路,不过这一长串的推理还是很值得佩服的。

“太......太厉害了,不亏是福尔摩斯!那......那你和那个女士说了什么,让她突然哭了?你难道直接揭发她了吗?!”我还是很好奇刚刚的事情。

“不,我不会直接揭发她的。”

“那你和她说了什么?”

“我只是说‘夫人,您的孩子真可爱呢,想必您一定很伟大,很辛苦呢,孩子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好孩子的,他会在您营造的幸福的环境下很好地长大呢......’然后她哭了,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离开了,我知道她舍不得孩子,只要一些继续生活下去的鼓励就行了。”他说的时候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和那位女士说的时候一定是面带微笑的。

我点点头,有些同意他的说法。

“好了,我该回去了,我知道你只是佩服我,并不是喜欢,而且我也不大喜欢你......在夸人方面你还得向我的华生好好学习一下......”说着,他压低了帽子,然后独自离开了。

在夕阳落日余晖下,我看到一只猫的背影......

(未完持续)

 

 

写得太垃圾,又不会什么真正的“推理”,文笔烂,凑活看吧......

 

 

 

 

 

 


昨天不小心把手机摔了,主板机摔坏了,手机里的东西没了,现在在店里面修,要大概一个星期不能用手机,连微博签到都不能上,好不容易签到150多天,看来到时候又得重来了,QQ也上不了,不知道朋友有什么消息是不是收不到了,更悲催的是里面的几万张太太们收藏的图(仅仅是自己收藏和做壁纸用的,不会发出去)和男神们的照片全没了,爸爸还心疼修手机的200块钱,都不安慰我,我桑心啊啊啊啊啊!!!!!!我下次再也不敢摔了,手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中考结束啦!玩啦!


桑心

最近好惨,复联四可能要到暑假里才能看,羡慕最近就看的小伙伴们,但是现在逛个微博和lof都要胆战心惊,一堆剧透的,让人心烦,唉~感觉到时候看可能会哭死…


啊啊啊啊这次体育考试彻底发挥失常,其他还好,就是跳绳,还差20个就及格了啊啊啊啊啊啊,跳绳是我人生的大坑啊啊啊啊哭死,然后又不能改,只有认命……





需要人来安慰我……QAQ